投稿信箱 |  網站地圖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當前位置: 首頁>黃河文化>文學天地>文學原創


三川萬古流(一)


發布時間:2019年11月19日  來源:

  峻嶺幽壑間,一汪汪清泉潺潺而出匯流成溪,小溪越聚越多,于是澎湃成河。

  河流的發源大都如此吧。

  江河萬古流。

  河流,是大地的血脈,它是什么時候開始奔流的?女媧補天之前?盤古開天之后?

  最初的荒蠻混沌中,所有的河流,都只有純粹的自然意義,地老天荒里,芳樹花自落,寒盡不知年。

  斗轉星移,海枯石爛,忽然有一天,山水大地間,一個叫“人”的新物種出現了,于是,那些原本屬于自然的河流,慢慢地被賦予了更多的歷史文化等內涵。

  比如:三川。

  三川者,伊河、洛(雒)河、黃河之謂也。

  伊洛河最初是兩條河,伊河和洛河,它們分別發源于豫西的熊耳山和陜西的秦嶺,在崇山峻嶺中九曲回腸,左沖右突,然后不約而同地流向洛陽盆地,在邙山與萬安山、嵩山之間,蕩出了一片狹長的沖積平原。爾后,伊洛合流,破關而出,匯入黃河。

  黃河之水天上來。黃河,從青藏高原的巴顏喀拉山起筆,到浪淘風簸自天涯的入海處收筆,以泥沙為墨,以大地作紙,在青海龍羊峽、寧夏青銅峽、晉陜峽谷的壺口瀑布、三門峽的中流砥柱間,恣肆野性,勢若奔雷,以吞天沃日的霸氣和摧枯拉朽的蠻橫,寫就一幅驚蛇入草、寒藤掛松的狂草。

  伊河,洛河,黃河,大致呈60°的夾角,向洛陽盆地匯聚。豫州大地,伊河與洛河,像一棵人參的兩綹長須。而黃河,則如一根遒勁粗壯、擁有無限活力的長藤,從遠天跌宕而來,又向遠方蜿蜒而去。

  “大川東去幾千秋,百代興亡一水流。”三川,是地域,是空間;三川,是亙古,是時間。浩浩三川,一卷山川,一卷歷史,一卷文化。

那條名叫伊河的禹河

  大禹治伊

  從河南西部熊耳山的汩汩細流,到洛陽盆地伊洛交匯的湯湯流水,源頭與盡頭,都在洛陽境內,伊河,屬于洛陽。

  260千米的流程,伊河有著纖細、蜿蜒、婀娜、悠長的身姿,但最初的它卻不是這個樣子。

  伊河難產。難產的原因是,腸梗阻。

  鴻蒙初開的一片蠻荒中,隨處可見的,是汪洋恣肆的大水。世界多個文明古國的神話傳說里,都留下大洪水的印跡。如《圣經》里的諾亞方舟,中國古代的精衛填海(炎帝的女兒被海水淹死化為精衛鳥填海不止),洛神(伏羲之女宓妃溺于洛水化為洛神),而大禹治水的傳說,則是那個時代的直接反映。

  最早治水的,不是大禹,而是他的父親鯀。鯀是黃帝的后代,封地在崇,故稱崇伯鯀。

  時光深處,滄海橫流。蒼茫大地,洪水肆虐。跟百姓一樣,帝堯的心也被洪水浸泡得難受。

  帝堯命鯀治水。

  鯀很努力,但方法不對頭,只簡單地采用筑堤圍堵的辦法,九年過去了,也不見成效,鯀治水心切,偷來天帝的息壤,壅堵洪水。

  息壤,傳說是一種能夠生長不息的神土。后人推測,可能是一種浸潤后會膨脹的壚土吧,這種壚土,很適合用來燒陶。息壤的大量使用,引起陶工的反對和帝的不滿,加之鯀治水中方命圮族(暴力強遷),帝大怒,殺鯀于羽山。

  羽山何在?

  說法多種。有人考證,在伊河上中游的嵩縣。嵩縣,因處于嵩山起脈而得名,炎帝時稱伊國,夏時為豫州伊闕地,商時稱有莘之野,又名空桑。羽山,在嵩縣陸渾湖東岸一個叫飯坡的地方。

  堯不是把鯀抓來,而是派火神祝融前去就地正法,那么,伊河之畔的羽山應是鯀的治水前線吧。

  鯀或許有錯,但應該無罪,“竊帝息壤”而死,跟古希臘神話里從奧林匹斯盜取火種的普羅米修斯一樣悲壯。

  鯀死的時候,大禹尚未出生。

  鯀死三年,尸體不腐,鯀腹三年后自動裂開,禹乃降生。

  鯀的死,很詭異。換言之,大禹的生,很神奇,他是鯀的枯木上發出的新芽。

  “鯀復生禹,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。”及大禹長大,帝又把治水的重任壓在大禹肩上。

  不知有沒有在菩提樹下靜思或面壁打坐,前仆后繼子承父業的大禹反思了父親治水失敗的教訓,決定反其道而行之,改堵為疏。

  天下匈匈,先從哪條河入手?

  伊河。

  禹跡幾乎遍布九州,何以見得?

  漢代學者賈讓認為:“大禹治水,鑿龍門,辟伊闕,析底柱,破碣石。”宋人趙汝談云:“禹功只施于河洛。”錢穆著文:“依實論之,禹之治河,上不及龍門,下不至碣石,當在伊闕底柱之間耳。”

  《禹貢》云:“伊、洛、瀍、澗,既入于河。”伊、瀍、澗,都是洛河的支流,以水量及流程而論,當以洛河為首,何以伊河第一?

  學者傅同叔給出了答案:“伊闕者,伊水之所經也,當時為害必甚,略與龍門相似。故禹治四水,以伊為先,伊即入洛,乃疏洛以入河,最后治瀍、澗,故立言之序。”

  伊河北去,被萬安山攔住了去路,萬安山以南到伏牛山腹地的欒川縣潭頭鎮及嵩縣田湖鎮,方圓幾百里,煙波浩渺,不知何時,被人稱為“五陽江”。困獸猶斗,水滿則溢,大水只得從山闕處漫溢,方向是向東,向北。

  這下熱鬧了。

  東邊是汝河流域,汝河受阻,在芪山與外方山所形成的槽型盆地里,浩蕩成一片“湯湯洪水分割,蕩蕩懷山襄陵,浩浩滔天”(《尚書》)的“汝海”。

  北邊是洛河流域,在萬安山、嵩山與北邊的邙山圍攏成的狹長盆地內,洛河被盆地東部邊緣的黑石關所阻,困在那里,澎湃成湖,伊河的推波助瀾更是雪上加霜。

  山陵崩塌,川谷壅塞,每處湖泊都是一包膿,不扎破它,大地就無法痊愈。

  怎么辦?

  蛇打七寸,釜底抽薪。大禹的策略是:高高下下,疏川導滯。自下而上,依次疏通。

  勞神焦思,開山挖石,幾番苦戰,黑石關終被疏浚,積水盡泄。

  又五年,鑿開龍門,滔滔大水奪路而出,轟然傾瀉,匯洛入黃,奔流入海。

  那時,契、后稷、皋陶、伯益,可否跟大禹在一起?盡管“腓無胈,脛無毛,沐甚雨,櫛疾風,置萬國”,但形勞天下的大禹,心情定然也像河道一樣豁然順暢。

  也不知流了多少天,大水排盡,水落石出,原來沉在江底和露出江面的,都顯露出來,成為川、原、嶺、山。

  “打開黑石關,露出夾河灘。禹劈龍門口,旱干五陽江。”這是伊河、洛河、汝河流域,廣泛流傳的一首民謠。

  逆流而上,過關斬將,大禹疏通了陸渾口。

  然后開赴崖口,駐扎三涂山,疏浚了伊水之門——崖口。

  酈道元《水經注》曰:“伊水歷崖口,山峽也。翼崖深高,壁立若闕,崖上有塢,伊水徑其下,歷峽北流,即古三涂山也。”

  明《嵩縣志》記載:“崖口,神禹所鑿。”

  連克四闕,泛濫成災的大水不見了,花開花落,水逝云飛,山山嶺嶺間,只有一條清清淺淺的河流,自西南而東北,從龍門口流出,從此,它有著更清晰的河道、更妖嬈的身姿,后世叫它伊河。

  《左傳》云:“美哉禹功!明德遠矣。微禹,吾其魚乎!”

  開鑿崖口期間,大禹娶了涂山氏女為妻,“三過家門而不入”的故事就發生在這里,只是苦了涂山氏女,三涂山的高崖上,她唱出了中國最古老的一首情歌——“候人兮猗”(《呂氏春秋·音初》)。

  “候人兮猗”,極其簡短,除卻兩個語氣助詞,便只剩下兩個字:“候人”。那是怎樣一種滋味?嵩縣八景之一的“三涂霧雨”,氤氳著涂山氏女等你不來盼你不歸的綿綿傷感。

  黃河流域水患基本消除后,《左傳》記載:“禹會諸侯于涂山,執玉帛者萬國。”此時的大禹躊躇滿志,睥睨四海,防風氏部族首領晚到了幾天,竟然被大禹當場誅殺。

  當眾誅殺一名罪不至死的一方諸侯,這釋放出怎樣一種信號?

  黃帝殺蚩尤,堯殺鯀,大禹殺防風氏。嗟乎!自有人類,文明尚未萌芽,已然先有了無師自通的戰爭與殺戮。

  邦國震恐,眾皆臣服。

  《史記》記載:“夏之興也以涂山。”盛況空前的涂山之會,大禹鑿開了夏王朝君臨天下的道路。

文:逯玉克 圖:郭新旗 責任編輯:范江濤 胡少華 楊希梅

 


种哪些药材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