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信箱 |  網站地圖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當前位置: 首頁>黃河文化>大河勝跡>名勝


天祝:祁連山的綠在這里綿延

來源: 發布時間:2019年08月16日    責任編輯:范江濤

  滴答、滴答、滴答……幾滴水珠子滾著滾著就串成一條線,無數條線擰在一起,便是我們眼前看到的從祁連山皺皺褶褶里淌出來的一條條河了。有了水就有了花草樹木,有了飛禽走獸,有了雪山冰川,有了森林草原,有了牛羊和牧人殷實的生活。

  歲月就這樣無憂無慮地亙古下去,白的白著,綠的綠著,紅的紅著,黃的黃著……多么美好。世間生命一旦存在就不會像我們想象那樣順順當當,順了也罷,不順了就得找找我們自身的緣由。

  文明這詞想起來便有水的感覺,能一下子讓人舒服起來,像黑夜抵達光明,寒夜倏然碰到燃得正旺的爐火,而我們往往忽略的便是那些藏在光明和爐火背后的東西。文明和進步的介入像一把雙刃劍,既帶動地方經濟的發展,也給本來就脆弱的生態致命一擊。礦業持久開采,景區景點設施肆意修建,高污染企業一個接一個拔地而起,耕地大面積拓展,雪線上升,冰川萎縮……日漸裸露的祁連山只能在無助與無奈中發出悲愴的呻吟。

  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”一句沉甸甸的話就是一面鏡子,讓天祝的決策者從濃煙滾滾的天空學會了擦拭,從老礦區日漸塌陷的傷口學會了撫平。他們心疼一個又一個裸露的山體,忐忑一條又一條消瘦的河流。填一口礦井,退一畝耕地,啃下一個又一個硬骨頭,要的就是把人為侵占的那部分還給自然。

  在一只鷹打開的天空下,一根草擴延的遠方生命正在葳蕤,一片林子綿延的遠方松濤陣陣,一條河、兩條河、三條河……它們走過的地方幸福在延伸,絲綢之路的文明在延伸。退耕還草還林,封山禁牧,停辦礦山,拆除保護區旅游景點……屈指數年,殫精竭慮修復生態的偉大實踐中硬是打贏了生態保衛戰,綠色屏障終于橫亙在我們的眼前。

  在驅車前往炭山嶺的路上,石門河歡騰著,歌唱著,一直和我們朝夕相伴,像一下子要把說不完、道不盡的話傾訴給我們似的。山峻路曲,路與河兩側被青翠欲滴的綠覆蓋著,看不到丁點裸露。從車窗望去,像大海里翻卷的無數巨浪,心久久不能靜下。

  麻柳、冬青在暖風吹拂中自由搖擺著,蝴蝶在金露梅動一下,又動一下的花朵上斂翅打盹。入石門溝沒多久就到了石門溝水庫。白練自高高的壩頂搭下來,仿佛一條白哈達,或者天空撕下的一片云翳。沿路而上,左側綠色護坡整齊延伸著,護坡上種的大多是草和鞭蔴,20年時間護坡就能自然固定下來。去水庫要過好幾道門,若非特殊情況謝絕人畜入內。

  水庫平靜地盛在兩峽之間,鏡子樣明澈,峽谷右側的奇峰和松柏倒映于水面,藍天、白云、雪山倒映于水面。繞庫曲行,涼涼的風不時拂過面頰,甘洌而清爽,仙女拂袖一般。聽隨行的人介紹,石門溝水庫是天祝縣城居民飲用水源地,恍然明白前面走過的那幾道門的用意。

  折回續行,打入眼睛的是一坡灌木一屲草,霧扯草原,在露珠跟著露珠滾動的聲音里,草原顯得異常靜謐。“綠了,全綠了。”望著窗外,聽到有人感慨,看他還時不時舉起望遠鏡向遠山望去,原以為他在看風景,誰料是在觀察保護區里有沒有羊群走動。他幽默地說,若在保護區3次發現有羊的跡象就要追責。在向原千馬龍煤礦的路上,樹木全然遮蔽了路面,車子穿過去,兩邊的樹刷子樣刷著車窗,越往里樹木越茂密。車子突然停下,一片寬闊地帶,人工種植的云杉密密匝匝,要不是聽介紹,我們怎么也不會把映入眼簾的這一切和千馬龍煤礦聯系到一起,驚訝的是連開過煤礦的蛛絲馬跡也找不到。覆土綠化后的千馬龍煤礦徹徹底底交付給了大自然,這是人類向大自然鞠下的深深一躬。

  賽拉隆,飛來的福地,所有的雨水和山花都種在這里。在皮袋灣、在紫樺圖、在吐魯溝,青杠挺拔出來的綠連根針都插不進去,一浪一浪的綠淹沒著我,一波一波的水清澈著我,此時此刻,眼底蕩起的只是幸福的淚花。薔薇花、丁香花、山茶花、杜鵑花……那些有名無名的花朵在煙雨里一朵朵、一簇簇散發它們特有的體香,在一溝一岔待久了,就會覺得大山吐出的香會讓你眩暈。一連幾天我們都在煙雨蒙蒙里行走,霧在草甸上撕扯,鷹在吐魯坪回旋,一只只旱獺豎起身子向陌生的我們致禮,就連偶爾面遇的牛群也會哼哼著向我們跑來 。我想,它們的內心定是寂寞的,要是我們也一直活在這里,會不會寂寞,會不會也和它們一樣做出同樣的選擇呢?

  皮袋灣皮袋里裝著日月,裝著獅子峰、饅頭山,裝著炊煙、田園和牧歌,裝著一個人的過往和另一個人的等待。皮袋口子是誰打開的,打開它就打開一夜秘密。水聲始終在耳畔回響,雀鳴灘傳出的各種鳥叫抖動花枝,抖動草香,抖動牧人霧雨里趕路的孤獨。

  穿行茫茫林海,奇峰怪石不時躍然于目。林濤聲、水聲和填了一溝壑的香被風折斷又接起。雨水和陽光滴漏林間草叢,斑斑駁駁地灑了一地,有詩的味道。高高的紫樺林里,我們已不是自己,我們的靈魂早已被這燃燒的紫紅給勾去。樹稠稠的、怪怪的。有樹根上抻出兩個樹干的,也有抻出三個五個的,我們把這些奇樹一通起名合歡樹、修行樹。樹枝分叉再分叉,把綠一波波送向遠天。喜歡風雨飄搖里枝條左傾右斜的弧度,喜歡枝杈摟緊枝杈在一地月光里把溫情傳遞給對方的那一種緩慢,要是人與人相處在這世上也有這般姿態那該多好。

  半畝方塘一鑒開。沒走進尼美拉大峽谷,沒走進馬蘭花谷,半畝方塘深綠色水中就映入了連綿的祁連雪峰,映入了蒼茫林海,映入了馬蘭花海和藍天白云……靜靜地看著,久久地看著,就有血液在身體里、頭皮上走動的快感。一輪水車緩慢地轉著,轉著日月,轉著雪山,轉著水聲,轉著蕩漾在牧人臉上的那一抹笑容。

  冰河祁連是個頗有說頭的地方。馬蘭花谷便是吐谷渾妃子弘化公主的牧場,弘化公主是唐王朝外嫁少數民族實行和親政策的第一位公主。每逢仲夏,弘化公主都要在這里避暑狩獵,留下許多逐牧棲居、思念故鄉的傳奇故事。弘化公主離世后葬在冰溝河和大水河流經地青嘴喇嘛灣。

  彎彎曲曲的木質棧道盤桓于馬蘭花谷,我們去的時候正值馬蘭花盛開,棧道兩邊的紫色和白色的馬蘭花在夏風習習里娉婷妖嬈。一匹馬低下頭抽出一撮草穗橫在嘴里,慢慢嚼了起來,幾只蚊子自馬蘭花起身,落在那匹馬的背上,馬兒擺著尾巴不停地擊打爬在它背上的疼,我在馬的眼底仿佛看見弘化公主被露水絆倒的身影。

  尼美拉大峽谷究竟有多長不得而知,它深藏的秘密究竟有多深不得而知,我的過往至于尼美拉亦是冰山一角。10多年前,我有幸登了趟馬牙雪山古古拉海子,古古拉海子有上下兩池,當地人也把它稱之為“姊妹池”,許是年輕,總記得很輕松就登了上去。再往前,十五六歲吧,登過家鄉的干沙天池。至于柴爾龍海,也叫“冰溝河天池”,是在旅游景點介紹資料中了解到的,它是天祝境內最大的天池,一直以來心向往之。此行與人聊天時得知,柴爾龍海水域面積是馬牙雪山天池的40倍,于是便更加堅定了登上去一睹芳容的信心。偏午時分,我們沿河而上,一直穿梭在松柏林里,走一會兒眼前就出現一塊綠茵茵的草甸,黃牛在草甸徜徉,鷹在天空盤旋,冰河兩岸嘰嘰喳喳的鳥述說著各自的心事,心情也和一次次出現的綠的空曠一起舒暢起來。路遇牧人說,半天怎么也走不到天池,還說這些年經常有狗熊出沒,幾十只上百只巖羊也會走出石山,來到肥美草甸覓食。我的心一下子被提到了嗓子眼兒,考慮到安全,走了3個小時左右,便在牧民廢棄的塑料窩棚住了下來。那一夜,我們就著月亮的微光,望著眨眼的星星,枕著冰河的濤聲和鳥鳴在寒冷和溫暖里做了一次柴爾龍海的夢。

  次日清晨5時再次出發,一路上依然是水聲和連綿不絕的綠,走到綠的盡頭便是千年不化的冰川了,冰川一直延伸到天池底部,少則也有三四千米。柴爾龍海像顆放大的水珠子在雪山間晃動著,亦像綠松石鑲嵌于祁連山深處。柴爾龍海是冰河的源頭,它身后的雪山是柴爾龍海的源頭。從雪山融化下來的雪水滿溢出海子的眼睛,一路飛瀉而下,它流經的地方幾經時光砥礪,進而誕生了游牧文明和農耕文明,游牧文明和農耕文明交融碰撞出的火花在河西走廊生根開花結果,歲月演進里愈發繁盛。可以說,沒有祁連山的雪山冰川就不會有祁連山澎湃的綠,沒有綠在河西走廊的延伸,就不會有絲路文明之說。

  阿尼萬智雪山晶亮的光芒打在霍爾納央草原大水草灘上,它身下是干沙溝,這個名字聽上去實在有點俗氣,而它的內容卻非常豐富——鎳礦、鐵礦、銅礦、螢石礦、錫礦……全在它的體內。因采礦,公路蛇一樣穿過草原和森林的胸膛,路到之處森林被砍伐,草皮被揭開,礦洞里取出的廢石料肆意堆放,大面積的綠地被吞沒。億萬年沉睡的大山像做了場夢,原始和寂靜被徹底打破。汽車取代馱隊,最后的馱隊只能在牧人不舍的目光中漸漸遠去。

  我的童年是在干沙溝度過的。兒時記憶里一灘一灘的馬蓮能沒過頭,一遇雨天,我們姊妹幾個渾身上下都被雨水浸透。草甸上的草亦可沒過膝蓋。事物的發展往往帶有戲劇性,伴隨著祁連山生態治理與保護,這里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再次沐浴到陽光和雨露。山水歡笑了起來,花朵綻放出笑顏,一切又回到原初的靜美。

  大水草灘在陽光下霧雨中無拘無束地舒展著綠,放大著綠。塔爾河一路歡歌去往生命的歸宿。瀕臨滅絕的麝、狍、藍馬雞、巖羊、馬鹿……成群結隊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。生態修復后的納央草原賦予這里的人民新的希冀。雍乾兩朝國師三世章嘉若貝多吉與章嘉一棵柏,清朝持印喇嘛探化和大水上寺,加上納央草原這方得天獨厚的人間仙境,這些獨特的自然人文稟賦給老百姓興辦牧家樂,走上脫貧致富路提供了巨大空間。

  甘南瑪曲幸有阿萬倉濕地,黃河便有了它的肺,想想看,一個沒有肺的生命體還能存在嗎?雜木河、大水河、西營河……這些發源于天祝境內祁連山東端的內流河水系石羊河,流經武威直至民勤,入紅崖山水庫。石羊河抵沙漠,一滴水完全可以頂一克黃金。石羊河像把綠箭插進民勤的荒漠,所到之處,綠地漣漪般迅速向四周擴延,進而阻隔了騰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合龍。退一步想,若是沒了石羊河,民勤就會成為第二個羅布泊,武威就會被沙漠吞噬,不定哪一天沙漠就會翻過烏鞘嶺淹沒天祝,想想都后怕啊!如果說,阿萬倉是黃河的肺,那么,石羊河就是河西走廊乃至絲綢之路的肺了。從天祝一路綿延的綠色文明已經遠遠超出小地域概念,它抵達的遠方是一本書、一幅畫、一首詩、一縷鄉愁和一抹情懷,留給一代人甚至幾代人在緩慢時光里用心用靈魂去品讀。(仁謙才華)

 


种哪些药材赚钱